首页 >> 文化 >>徽州朝奉挟其巨资,在江南各地频繁“识宝”|一点历史

徽州朝奉挟其巨资,在江南各地频繁“识宝”|一点历史

日期:2019-11-07 19:56:34

程强教授在《中国寻宝传说研究》中指出,近年来在江浙流传的“寻宝”故事中,寻宝者常被称为“徽州人”或“徽州崇拜者”。她还略微解释了这一变化的原因(见第141-146页)。然而,显然在这个问题上仍有进一步讨论和解释的余地。

因为像“知道宝藏”和“带走它们”这样的故事都是流传下来的传说,尽管它们流传很广,但显然很难找到这些传说的来源。然而,在这一点上,没有痕迹可循。

17世纪初,晚明,松江府华亭县李绍文编纂了《云间杂识》,这是一部反映江南社会生活的笔记。在这本书里,他讲了一个故事:

成化末期,一些杰出的官员带着一大笔钱回来了。一位老人向门口鞠躬,吓坏了。他对他们说:“人民的大部分财富都被徽商转移了。赖军回来了,我不敢道谢。”官员羞愧得无法回答。

这个故事显然是一个讽刺寓言。故事的核心内容是老人所说的——我们松江人的财产大多被徽商所动。根据作者以前的研究,这一段“云际杂识”的记载实际上来源于更早的笔记《宋家书》,该笔记完成于嘉靖年5月9日(1530年)之前。在另一位华亭本地人杨舒写的这封信中,搬走“松散的人民财富”的主要人物不是“徽商”,而是“政府”。主角的更替实际上反映了明代嘉靖、隆庆、万历三年间徽商在江南活动的日益频繁(见《历史研究》2006年第1期《明清文献中“徽商”一词的初步考察》)。

尽管历史事实如此,《云间杂记》中的故事不仅讽刺了贪赃枉法的地方官员,也暴露了他们对江南地区外地人——徽商的强烈不满:这些人来自异地,却卷走了江南地区的许多珍宝——许多财富。据此,似乎可以推断出大量的故事如《徽州拜宝》或《徽州拜宝》出现在江南各地,应该是在这种背景下。它所反映的不仅是既定的客观现实,也反映了江南人民基于大量徽商的积极现实而产生的严重焦虑。

江南当铺(法国国家图书馆《苏州城市风光与商业习俗地图集》)

清初,绍兴人张岱在《陶安梦的回忆》一书中写了一篇题为《齐景公墓中的花瓶》的文章上面写道:“夏头沈倩出差时,有人挖掘了齐景公墓。他们被发现有三个青铜豆和两个大花瓶。豆子很普通。这瓶花有三英尺高,它的腰拱起,它的嘴方而开,它的侧面长戟和楞楞,它装饰动物的脸和它的厚度是三代人的。......被思吃了之后,竟然卖到几百块黄金,真可惜!今天我听说了歙县的一个家庭寺庙。”从最后提到的徽州一座家庙来看,本文中的“李芑”可能是一群知道宝藏并为王朝服务的人。在江南人眼中,这是徽商搬走地方珍宝的典型例子。

明代中叶以来,不少徽商活跃于江南的盐业、木材业、典当业和布业。当时,一些在Xi丰任职的徽商有数百万两银子。到了清朝,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1000万,他们在中国财富排行榜上名列前茅。这些徽商是长江以南资源丰富的外来者。它们与六朝的“胡人”和唐、宋、元时期财大气粗的“徽商”十分相似。因此,在江南民间传说中,用“周惠朝风”取代以前的“任虎”和“惠惠会”是很自然的。

沈明·德福在《万叶莉活辨》中指出,“过去与未来相比较,回族将执政。程卓的首都在林勇,他们将高度评价宣和和博古的书籍和绘画。在这种背景下,“钟氏兄弟的假书,米海岳的假帖,石水燕谈到的唐琴,往往是稀世珍宝。武门和新都市的导演就像变黄龙为驴的魔术师,像板桥的三个老婆变驴,像宜君县的野蛮人改变他们的身体特征。他们被称为高贵的儿子和富有的人,他们每天都喝蒙药,但如果他们快乐,他们就会快乐”。《世说新语》经典《钟氏兄弟假书》中说,钟有之子钟擅长模仿别人的笔迹。“米海岳假帖”是指北宋书法家米飞传世的假帖,如《蝗虫捕手帖》、《离骚经》、《天马赋》、《和琳甘露帖》、《纸品评论》。此外,它还指宋代王必之所写的《鲁水岩潭路》,记录了韶声(1095)前两年北宋的一切杂事,包括唐琴的轶事。沈德富引用的三个典故意在衬托徽商对江南的贡献。当时,在徽州供奉“稀世珍宝”的过程中,文物是真的假的,混有珍珠。晚明时,“苏人认为高雅,于是四面追随高雅;庸俗的人也会效仿。”沈氏所描述的“武门”,即位于长江以南核心的苏州,“新都”是皖南徽州的古称。这两个地方是古董收藏和销售最发达的地区。板桥三娘子的故事来源于太平广记,再加上“人向黄龙转化”和“人的身体和面孔转化”的传说,都反映了当时古玩市场的困惑。在16世纪的东南文化市场中,徽商似乎已经成为占据主导地位的领导者。万历前后,江南西汉玉玺被徽州富人高价收购。虽然当时的文人官场极力讽刺他们,但他们认为是“邯郸人才嫁给了一个仆人,立下了一枚棋子”。他们甚至把它比作掉进茅厕的公章。然而,这也从一个方面反映了徽州以其庞大的资本在江南各地频繁“认宝”、“取宝”的过程。

自明代中期以来,徽州典当行除了文人雅俗之外,与普通百姓(尤其是下层社会)的日常生活联系最为密切。这是因为:在“没有徽章,就没有城镇”的江南,有一句俗语说“没有徽章,没有代码,就没有徽章”或“没有代码,就没有徽章”。这句话的意思是长江以南的大多数典当行都是由徽州人经营的。即使他们不是由徽州人经营,他们的大多数员工也是徽州人。狭义的徽州朝廷是指徽州典当行的职员。在江南,虽然徽州朝丰在典当行里一直受到人们的批评,但另一方面,江南地区也被称为“典当是穷人的后门”。当地人进进出出典当行,以为是“去我叔叔家”。例如,在上海,人们戏称大当铺为“大叔叔”,小当铺为“小叔叔”,当铺也称顾客为“侄子”这些都表明当铺与日常生活和人民生活息息相关。然而,在传统时代,普通大众在贫困线上挣扎。当他们停止服务时,他们总是不得不进出典当行典当他们的财产以度过难关。久而久之,许多人把自己的贫穷与徽商的财富相提并论,认为他们的苦难都是由于剥削徽商的丰厚利润造成的——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“富民被徽商搬走”这样的寓言,也是出现大量“徽商抢皇帝财宝”故事的背景。

作者:王振忠(复旦大学历史地理中心教授)编辑:于颖责任编辑:任允祀


秒速快3app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购买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wel-built.com 渣江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